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世界的变动
    今天是一个寂静的夜晚,连彻夜鸣叫的虫子都安静了下来。明明还是夏天,却感觉有点冷清呢……

     最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病人数量是越来越多。不过大家还都勉强能应付,都在午夜之前处理好了,真是好样的呢。虽然很累,但也不能撒手不管啊……

     就是这样,我又挤出了一些空闲时间,继续上一次故事吧:

     我们两人就在那样的状态下相处了一晚,朝阳很快就在地平线上冒出了头——不过却是红色的。

     虽然一晚上没怎么睡觉,但是那一天早上我却很有精神,所以我就去湖边打水了。今天无论要做什么,首先得保证有吃的啊。

     不是我自吹,虽然一直呆在图书馆里,但是我的料理是在村子里算是顶尖的,那家小酒馆还想雇佣我当厨师来着,不过被我拒绝了——要是每天工作,那我可就没时间看书了。

     早饭是简单的培根煎蛋,但是在那种地方已经算是很不错的食物了。

     他是在我做饭的时候醒的,我也就随口问他的名字、从哪里来的、身份之类的话题。他的精神比前一天要好,不过还是一副淡漠的样子,总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

     那之后都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就跳过吧。

     为了帮助他恢复,我就把他一起带到了树林里,可是看起来他也不懂药草这方面的知识,我就让他负责拿东西了。反正看起来他的身体还是挺结实的,即使有一点瘦。

     但当时的我并不知道在这一天居然会发生那样令人伤心的事。

     我带着他,跑到了森林里相对较深的地方。听老人们说这里会有危险的魔兽出现,所以我就一直没有到过这里。那一天也是我大开眼界和兴奋的一天。

     所谓的利益与危险等价就是在形容这个的。

     在那里我找到了一些平时只能从由大城市过往的商人的货架上才能看到的药草,这些药草对于人们日常的扭伤或者是做一些简单的手术都是必要的药物。

     也不是没有遇到魔物,但都被他很快地解决了,我当时很胆小,所以每次都躲得远远的,也不敢看魔兽的尸体。

     知道了他的实力,我也就放心了一些,有着这么强大的保镖保护着我还担心什么呢?

     那一天我们是在森林里度过的一整天,因为带了足够的水和干粮,我也不担心补给不足,就算吃完了,森林里还有这很对可以食用的水果,总之是饿不死的。

     那时候还想着多余的药草还可以拿去卖钱,小小地赚上一笔。

     他总是沉默着,需要专心的时候我甚至都会忘记他的存在,习惯了一个人的我总是会被吓一跳,之后也只能怪自己。

     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我才注意到时间已经晚了,再不回去可能真的会发生想不到的危险。虽然他很厉害,但我还是不希望随便冒险。

     那么接下来的内容请允许我快速的省略过去,我不太想回想起这一段记忆。

     我在村子外围的树林里发现了异样,村子的方向上空冒出了大片的浓烟,绝对不可能是餐厅做饭冒出来的。

     那时候我觉得心里很难受,好像有什么驱使着我让我离开。但是我怎么能离开呢,那里还有着我惦记的人啊!

     但是等我回去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村子没了,大家都不见了,只剩下道路上和墙壁上还残存的血迹。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想我一定不会明白那个人的感受吧……

     之后我们就被做出这件事的负责人——也就是帝国派来的挂名军事总管给发现了。已经濒临崩溃的我想要问他发生了什么,回答我的是一支箭矢,不过却被他拦下。

     我是被他强行带走的,而他在背我的时候自然也被总管看见了,那之后总管的脸色突然变了,好像看见了堆成山的金币一样两眼放光,为了追我们两个,不惜调动整整五十个人的小队过来。

     就算是许多年之后的现在我也依旧能清晰地描绘出那个人的丑恶嘴脸,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我太过悲伤,以至于在他背上晕倒了,等再一次醒来,我看到了人间地狱一般的场景——五十个人的小队被他一个人全灭,鲜血汇聚成河,他一只手握着断剑,眼神依旧那么冷漠,那么无情。

     跪在他面前的最后一人已经少了一条手臂,正在求饶的样子,我听的不太清楚,隐隐约约听见那个人说了“大人”两个字。

     看起来他也是个有官衔的人,为什么这么厉害的人会变成现在这样?

     我不知道,也没有心情去猜。

     我只记得,我吐了很久……

     就这样,我们开始了旅行——准确来说是我带着他。

     那之后的几天我完全不能走路,都是他背着我走的。我无法知道他的想法,从那样一副表情里我什么都读不懂。

     直到到了另一个城镇我才知道这一切的原因:老国王过世了,新国王——也就是第一王子预谋夺权,开始皇室内部清洗工作,但是王子并不只有一个,除了自愿让出资格并担任皇家骑士团团长的第二王子以外,其余还有三个王子,而且都拥有着自己的军队。也就是说,内乱开始了。

     战争开始之后没过两个月,又有消息说耶比斯和洛卡欧同时进军,我们也只能不断逃难。

     我给他起了个名字:尤里,也没什么特别的含义,就是以前看过的冒险小说主角的名字而已。

     战火虽然蔓延很快,但一时半会还到不了我们所在的地方。

     尤里几乎没有说过话,平时我不叫他的话他就会一直在原地发呆。

     时间久了我也就恢复了,沉浸在悲伤中不是我的作风——虽然很想这么说,但还是放不下……

     我们在洛亚娜二零五年,五月来到了一片沼泽地,为了到达在一座城镇寻找补给,我和尤里必须要穿过去。我制作了能抵抗沼泽毒气的药物,所以也没有什么大碍。

     说明一下,那种不成熟的药物不能在瞬间抵抗大量的毒气,要是走的时间过长而让呼吸变得急促的话一定会中毒的。

     穿越沼泽也要好几天,药物是够用,食物和水就有点少,但我们别无选择,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至于接下来的事,等下一次有空的时候再说吧,我需要缓一缓,回忆起那些东西的感觉不太好……

     马上要进行一场手术,病人已经在运过来的路上,希望能顺利进行就好了……

     爱斯维尔历五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午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