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历史未记载之人
    最近几乎没什么时间来写日记呢,病人们开始多了起来,大家都有点紧张。但是好不容易有了空闲时间,怎么能白白浪费掉呢,虽然我是很想睡觉没有错。总之不管怎样,先来继续上一次的故事吧。

     上一次是说道我和那个人相遇了对吧?啊啊,现在想起来还真的是有一点不好意思呢。

     他当时站在湖边,用着完全没有焦距的瞳孔望着这边——他没有看到我,可以说他什么也没有看,只是站在那里睁开眼睛对着我这边而已。

     但是当时的我不知道啊,就算他再有什么理由,就这样对着一个女孩看也太失礼了吧!

     我用力地将手上的浴巾攥紧,以免真的不小心被他看到什么。我尝试去叫他,问他从哪里来、是做什么的,但是他一点反应也没有。那个时候的他就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想理会。

     我用水泼他,但是无论怎么样他都一动不动,就连躲的意识都没有产生。他带给我很奇怪的感觉。

     我已经忘记了当时是怎么跑上岸去穿上衣服的,总之这样的一个人,还是让阿卡尔他们看看吧。

     他当时受了伤,虽然被他的那些破衣服挡住了,可怎么说我也算是半个医生了,要是连这点问题都察觉不出来,那我可真是白在图书馆学了那么久。

     附近的森林不算危险,要不然我也不能像那样到处乱跑,可是将这样一个人、而且还是个病人的家伙就这样留在这里,好像有点太不合适了。

     在我犹豫的时候,那个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倒了下去,吓得我差一点哭出来。当时我还想着万一他死掉了怎么办?那个年纪的孩子,怎么可能会坦然面对生死呢?所以我几乎是在发现他倒下的同一时间来到了他的身旁。初步检查过后,我确定他只是因为体力用尽才导致的昏迷,只要休息几天就好。

     我便准备把他送到村子里去,有了大家的帮忙,说不定会轻松一些。

     我把他的手臂抬起来架在肩上,几乎是拖着走的。但是很意外,他的身体算轻的,就算是只有十六岁的我也能抬起来,虽然走一会就要歇一下,但好歹还是一直在前进着。

     当时离村子还有大约一千米左右的时候,我却突然感觉自己的后腰被什么东西打湿了,但那时的我没有携带任何东西,他也一样,何况装水的容具。所以我就送开了一只手,往衣服上摸了摸,等到我了解到是什么打湿我的衣服的时候,真的快要被吓傻了。

     我是村子里唯一的药剂师,也会治疗一些外伤,但是却没有见到过几次血。

     是的,打湿我衣服的就是血,这个男人的血。

     我把他放在路边,身为医生,治病救人的理念让我抛下了杂念,尝试着脱下他的皮甲——血是从皮甲下面流出来的,而且量很多,如果这样下去说不定会大量失血而死。他的皮甲很麻烦,那时书上也没有讲过要怎么脱下皮甲,所以我很焦急,但是我发现了他腰上所挂着的剑鞘,我也顾不得太多,一把把剑拔了出来不过却是一把断剑,长度和家里的菜刀长度差不多。虽然是断的,不过却很锋利,几下就把皮甲上用来固定的皮带割开。皮甲之下是一件纯白的衬衣,但那时腹部部位已经开始被鲜血所浸染,鲜红色不断地朝四周蔓延,就像致命的毒液一样。

     接着把衬衣打开,我便看见他的腹部已经被绷带缠上了,显然是已经做过了处理,现在这情况应该是我刚才没注意或者其他的一些原因导致伤口又裂开了。

     那么,我就更没时间耽误在这里了。

     周围没有工具,我只好将裙子下摆撕成比较长的布条,重新在他的伤口上面缠了一便,之后就来到了村子里。起初大家见到我都是高兴地向我打招呼,但看到我扛着的人之后,大家都开始询问起他的来历,可我根本没有时间回答。要说的话,那一次应该是我最着急的几次之一,我是大喊着“让开”一边朝图书馆冲的——我的医疗用具、药物全都放在那里。

     阿卡尔为我找人做了张床,我可是很爱惜的,除了阿卡尔夫妇,其余的人我连碰都不让他们碰,但是现在事态紧急,如果多耽误一会,说不定他真的会就此死去,那是身为一个医生的我所不愿意看到的——就算只是个见习的医生。

     使用的药物我记得不太清了,但是使用了苏博利尔花这件事我记得很清楚——那是一种名贵的药物,其药效具有补血和减少疼痛的作用,也不知道是谁说过,还可以提高使用者的能力之类的,据说只有皇室成员才能用的起,所以我一直都把它保存的很好。关于这个名贵药物的来历其实也不复杂,我是在森林中偶然发现的,就是这么简单。原本还想着万一哪天没钱了就把它卖出去,一定能赚上好大一笔。可这么贵重的药物怎么可能随便用呢!所以我可是考虑了很久才决定用的。可是,也幸亏当时狠下心捣碎了那株银白色、宛如珍珠一样透着粉嫩的花朵,如果不是那朵花,他说不定真的要上天堂了。

     哎呀!刚才居然被他从后面偷看了!啊啊啊,真是害羞死了!居然要过来都不事先通知一声,真的让我有点生气。

     总之不管怎样,他的命是保住了,要是皇室的医生们知道在一个偏僻的小村庄里有一个人大量失血却奇迹生还了会怎么样,我想一定会先叫嚷着不可能,然后到处宣传吧。

     好不容易把他的状况稳定下来,时间也已经到了深夜。事后我才意识到,像那个样子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像什么样子啊!

     他躺在床上,我就把医疗用的担架什么的整理起来在地上做了个简易的床铺。

     只要能睡觉就行了。我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医疗工作远比想象的要累,那时的我真想就地一趟沉沉睡去,可毕竟还是要注意身体,也就不能敷衍了事,万一病了,阿卡尔的责备可是很严厉的。

     虽然很困,可是真当我躺下的时候,却又睡不着。翻来覆去好一会,我决定起来看看他的情况。

     月光从楼顶的天窗照射下来,正好撒在我的床上。在森林里的时候,因为情况太过特殊,我也就没怎么好好看一下他的样子,等到我走进了床边,我才被他的相貌所震惊——他的年龄应该比我大一点,五官也很精致,就好像是从最完美的模子里制造出来的一般。请不要笑我,就算是现在我也觉得他的样貌绝对会让第一次见到他的女性为之疯狂。

     他的脸上满是泥土和灰尘,在医治期间我只将他的伤口周围清理干净,也就没管其他的部位。不过就算是沾满了脏东西、头发像鸟窝一样乱的他,依旧是那么令人着迷。

     我就那样在床边看了一夜,时光毕竟是在不知不觉间流逝的,等我察觉过来,天已经开始微微泛白。

     哎,今天就先写到这里吧,我也得好好休息才行,病人们可不会等你休息好了再来看病。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最近病人数量的增多我还是没有搞清楚。

     上一次好像忘记写日期了,这一次改正过来吧。

     那么,晚安。

     祝看到我的日记的各位做个好梦啦。明天也要继续加油了。

     爱斯维尔历五年,十二月,十九日午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