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狼妖的战斗
    狼妖?!李墨白经过了两个月原始的鬼怪知识洗礼,终于想起了人类在遇见奇异的事物时大喊的那一句除了“鬼啊!”,还有一句“妖怪啊!”

     李墨白几乎是下意识的开始狂奔,背上的背包给了他不小的阻力,狼妖怎么可能轻易放过他。

     两只利爪刨地,身体像拉弓似的屈了起来,就像一支正欲发射的箭,窜出一步就几乎抓到了他的李墨白的背包。

     李墨白更是一声惨叫跑得更快,跑了两个月的落基山脉果然不是盖的,此时更是把逃跑发挥的淋漓尽致。

     一人一妖像捉迷藏似的你追我赶,但是李墨白终究是有一点输给了狼妖,那就是体力。

     狼妖一个爪子前伸,直接把他拍飞到一边去,李墨白在地上滚了三个圈才停下,还好这是草地,并没有受多大的伤,他马上跟着去察看背包,里面的水和饼干可是跟他的命一样重要的东西啊。

     直到摸到了那几个宝贝的存在他才能安心点,他赶紧捡起桃木剑,一脸谨慎的看着对方。

     那狼妖满面的得意昂扬,抖擞着发亮的毛发,谨慎的盯着他。

     李墨白知道桃木剑是伤不了它的,它不是灵体,具有驱邪散魂的桃木剑对它不起任何作用。

     但是背包里的东西没有一件是有任何攻击性的。赤手空拳的肉搏吃亏的只能是他。

     李墨白还在思考对策,但是狼妖显然不给他这个机会。红着眼睛嗷呜一声又扑了上去,一双金属利刃开道,没有犹豫的向李墨白扑去,

     待他回神,那双铁爪已经近在眼前,李墨白的大脑一片空白,但是身体更快于他的思维做出了反应,侧身扑倒在地上,躲过了狼妖对他脑袋的一击,

     虽然他的脑袋没事,但是狼妖的那双爪子直接将他的皮毛大衣划拉开,在他的胳膊上留下了一道肉痕。

     初时没感觉,但是很快那血就细细密密的凝成小河奔腾而下,把他的皮毛衣服都染红了。

     突然的疼痛让李墨白的脸惨白一片,额头痛出来的冷汗打湿了头发,失血让他头晕眼花。

     李墨白感觉到力气在一点一点的流逝,对面的狼妖仿佛看出了他的虚弱,重新摆出阵势发动新一轮的攻击。

     这次它瞄准的是他的心脏。一把将他的心脏抓出来,看着滚烫的血喷射出来也是很有趣的一件事啊,就像一口咬断猎物的动脉。

     狼妖兴奋的兽眼更加的猩红,浑身都笼上气势,看着李墨白的眼光就像一只不自量力的蝼蚁。

     “”嗷呜”~狼妖得意的长嚎。

     李墨白捂着流血的手臂,双目仿佛也像染上红血,通红的可怕。

     他咬牙紧盯着狼妖得意的姿态,原来以前在洛基山脉志得意满的以为自己很厉害了都只是自己的假象,真正的他不过也只是会纸上谈兵而已,现在却连一只狼妖都能伤了他,束手无措的坐以待毙。

     怎么能死在一只畜牲手里呢!

     狼妖很快又向他扑了过来,李墨白攥紧手掌,“我跟你拼了!”

     一把从腰间抽出一张符纸简单的沾了朱砂粘着伤口止血,随后又利落的用沾上的鲜血抽了一张红色的符纸,用手描画,本来红色的血沾到符上却变成了金红色,闪着光芒,

     “万物空生,以血为介,九道真火,涨!”念咒的瞬间,符纸从他手中脱落,正好狼妖已经距离他只有十厘米,李墨白突然灵光一闪,一把抓住脱落的符,狠狠的迎上狼妖的攻击,用手在狼妖的眉心狠狠一拍,把符纸拍了上去。

     符纸就像粘着一样,在狼妖还没反应过来突然爆发出绿色的强烈火焰,并且以几乎是瞬间的速度扩大,从它的眉心不停的往下扩散,绿色的火焰将高大的狼妖整个裹住。

     狼妖发出尖锐至极的狼嚎,那一声嗷呜也显得痛苦至极,火焰烧灼皮肉发出噼啪的火爆声,空气弥漫着皮肉烧灼的焦臭味,狼妖整个冒出嘶嘶的白气。

     李墨白松了口气,捂着手臂狠狠的喘气,看着整个在燃烧的狼妖。

     过了个把分钟,火焰褪去,狼妖浑身冒着白气瘫在地上,身上几乎没有一处有完好的毛皮,光溜溜的露着烧的焦黑的皮肉在外面。

     李墨白小心翼翼的探出一脚想去查看它到底死了没,靠近它的几尺内,却突然一道影子在眼中一闪而过,下一秒就到了眼前,赫然就是那匹烧的焦黑的狼。

     狼妖已经没了主攻的爪齿,李墨白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把将李墨白扑倒在地上,朝他露出狭长而又尖利的獠牙,那眼中燃烧的熊熊怒意几乎想把李墨白撕成碎片!

     李墨白的瞳孔收缩不止,怎么会!这狼妖怎么还能在九道真火中活下来!好不容易勇敢了一次,怎么这样啊!一股浓浓的挫败感袭向他的心头。

     但是再怎么挫败也要活下去再说!

     没了尖利的齿爪,狼妖以獠牙为武器,张开血盆大口,露出满嘴的獠牙,口出吐出的腥风几乎能把李墨白的熏晕过去。

     狼妖的前爪紧实的将他压着,后肢也聪明的压制住了他的双腿,就像将猎物一样压制得无可逃脱。

     它的嘴吻很宽,李墨白毫不怀疑他可以一口将他的脑袋吞下去。

     在那獠牙要碰到他的脑袋间,李墨白突然伸手把胳膊塞进了它的嘴里,狼妖感觉到了,不顾一切的咬合,狭长的獠牙深深的刺进他的手臂,咬出四个偌大的血洞。

     李墨白忍着撕心裂肺的剧痛,慢慢张开了紧握的拳头,黄色的粉末就随着他的鲜血一起冲进了狼妖的口腔。

     李墨白能感觉到狼妖在加大咬合力度,一定要速战速决,不然他的手可就要报废了!

     李墨白看成功了,颤抖的举起受伤的另外一只手,紧紧的扣住了它的下颚,用上了几乎能用上的所有力气,使劲的将狼妖咬合的牙齿打开。

     狼妖虽然还有反扑的力气,但是到底经过了九道真火洗礼,现在也只剩一个空架子,用一口复仇的气吊着。

     慢慢的它就感到了力不从心了,紧紧咬合的牙齿被李墨白拉开,李墨白快速将手从里面抽了回来,坏心眼的按住它的上下鄂,嘴角咧开邪恶的笑,“去死吧!”恶狠狠的诅咒道。

     随后上下手同时发力,一声惊心动魄的碰撞声过后,狼妖的上下鄂狠狠的磕在了一起,痛的犹如蛋碎。

     “啧啧啧。好痛啊。杰森你看看,这小子真狠啊,那声音痛的仿佛我都能感觉到。”李天一捧着一面大镜子啧啧啧的感叹。

     刚才李墨白被咬成那样他的面无表情,现在居然心疼一头畜牲。

     “是的,确实有点暴力,不过不是很好吗。”杰森面无表情的说。

     “嗯,好吧,可以解锁下一个道具了。”李天一摸着下巴说。

     狼妖被他磕的毫无还手之力,眼冒金星。李墨白看了看,发现他的眼睛已经被烧坏了,这下笑的更得意了,哈哈哈哈的怎么都止不住,“等一下我就会让你死的很好看!”眼中冒着疯狂的血丝。

     李墨白双手拽着它的头把它丢了出去,待狼妖在地上跟他先前一样滚了三个圈之后,他才慢慢的念起了决。

     “万物空生,火异以烈,爆!”口诀刚落,在远处草地瘫着的狼妖突然像回光返照似的弹了起来,不停在原地跑圈,

     突然,他的皮毛莫名的起了一点火星,然后这点火星迅速的连成一片,在它的表面熊熊燃烧了起来,隐约可以窥见体内火光掩映的内脏,这火焰居然是从它的体内烧到体外的!却是一种很温和的燃烧方式。

     李墨白歪着嘴角,朝那轻轻吹了一口气,像是有所感应,火苗突然炸开,连着狼妖在原地炸成了璀璨的烟火。

     空气中弥漫着焦黑的粉末,风过了无痕。

     李墨白一把瘫在地上,呼呼的大喘气,盗了一身的汗,现在还是心有余悸,真的险些以为自己要死了。

     贴着伤口的那张朱砂符早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挣脱了,冷风一吹嘶嘶的疼,痛的李墨白的脸半天没有恢复原位,这可是李墨白十八年来第一次受的重伤啊,莫名有点小骄傲。

     拿了一张重新贴上去,必须要在这林中找找有没有止血的草药,失血过多可不是什么好事。

     现在的李墨白浑身的狼狈,衣服破破烂烂的挂在身上,脸上黑一块红一块,流出的血到处沾,活像一个刚从大西北挖煤出来的矿工。

     李墨白摸出压缩饼干和水,再怎么舍不得也得吃了,不然只怕真的要没命。

     李墨白艰难的咬着压缩饼干,挂在腰间的呼机滴滴滴的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