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所谓的实战演练
    李墨白的血液顿时就就凝固了,脖子梗着一动也不敢动,更不敢回头去看看是什么东西,浑身发寒,夸张得汗毛都根根立了起来。

     实在不能怪他胆小,在李天一的那番渲染之下只怕是人都会吓得不轻,李墨白对这森林完全不熟悉,跟何况还有那么多潜在的危险,更是让他的神经时刻紧绷着。

     心里求爷爷告奶奶的祈祷上帝,希望只是一根树枝这么巧的就碰到了他。

     但是上天哪里会这么眷顾他,只感觉肩上又被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这下李墨白真的不能再当成树枝了,脖子就像木偶般僵硬的一节一节的往后扭,只见深蓝的羽绒服上赫然留下了一个的手印,还泛着莹莹的绿光,看样子还似乎黏黏的。

     李墨白整个人都感觉悬了起来,心跳快得不自然,这森林现在还是黑漆漆的,只有唧唧虫鸣,整的恐怖至极,脖子再往后一扭。

     一只残缺的骷髅头就悬在他的脑后,这冲击力真刺激,李墨白大叫一声“妈呀”用腿蹬地推开几米远,惊恐的看着那骷髅头。

     过了几秒后李墨白松了口气,只要那绿色的液体没有碰到皮肤就好。

     那空洞的眼洞冒着莹莹的绿色火焰,整个也都被绿色火焰包裹,只是那个骷髅缺了下颚而已,估计还没修出来。这是很常见的在墓地里的那种鬼火,只是一个鬼火居然还能修出骨骼,也算对得起李墨白刚才的那声大叫了。

     “去去去,赶紧走,不然小爷弄死你。”李墨白从背包侧面抽出桃木剑驱赶着它,鬼火还想上前靠近他,结果被剑碰了一下火苗剧烈的跳动一下就幽幽的飘走了。

     李墨白松了口气,重新靠回树上,一想起刚才被这玩意吓成鸟样他就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

     鬼火这种小玩意不足为惧,一般都是墓地的阴气聚合而成的东西,像磷火那样闪着荧光,经常飘出来吓人。不过种类不同的鬼火也有不同的属性,有的温度高如烈焰,有的则寒如老冰,只要不碰到它们大部队一起行动拿根树枝就能吓走它们。

     李墨白喘了几口气,挂在腰间的呼机突然滴滴滴的响了起来。考虑到里面没有信号,李天一特地给他搞了这个。

     李墨白特么的不想接,直觉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但是现在像催命一样由不得他不接了。

     “喂,舅舅,你有事能不能一次说完啊!”李墨白的语气颇不好。

     那边安静了一会,李天一高兴得大叫:“大侄子,你不会遇上什么东西了吧!”那语气兴奋得像见了他妈给他带了两罐某仔牛奶一样。

     李墨白不爽了,“没有,什么都没有,就一只小鬼火而已,有事赶紧说!到底是不是亲生的,整天盼着我去死!”

     那边又安静了,这次久了一点,“亲的,当然亲的。大外甥我给你个提醒,你别以为我不知你想的什么鬼主意,你就想待在原地哪里都不去待够二十四小时……”

     李墨白有点脸红诡计被看破,连忙打断:“这么较真干什么,反正待够时间不就得了,舅舅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得了。”

     “我就知道。还好我早有准备,就防止你这些鬼主意,你出发我在你身上放了点东西,所以……”

     李天一恰好的停顿又把李墨白惊出一身汗,“怎么样!所以会怎么样?!”李墨白心里又有了不好的预感。

     “现在你已经是这个森林所有东西的猎物了!包括会动的不会动的,就算你一直待在原地也会有东西来找你的,你今天必定得流点血出来的了。”

     李墨白默默的关掉了呼机,高深莫测的叹了口气,无所谓了,男子汉大丈夫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只是李墨白并不打算理他说了什么,依然在原地待够二十四小时,如果有怪来就照打,没怪就磨时间。

     李墨白又重新坐回那棵树下,不到四秒钟,呼机又不要命的叫了起来。

     李墨白厌厌的看了它一眼,眼神之深情,包含了世间最纯洁的对生命的珍惜与热爱。

     呼机在那边上串下跳了大概了两分钟就诡异的停了下来。

     一直注视着它的李墨白突然有点怕,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赶紧蹑手蹑脚的走过去捡了起来。

     “李墨白他娘的你敢不接受老子的呼唤出来你就死定了——”一声犹如狮吼般的吶喊从结界外面硬生生冲破了屏障响彻天地,仿佛带着一股无形的气浪直直的冲到李墨白的耳际,让他为之动容。

     李墨白几乎快哭了,刚捡起的呼机又被他硬生生的“呼唤”掉在地上。

     李墨白颤抖着手按下按键,那边马上有了回复。

     “舅舅,有人说过你嗓门很大吗!难怪你一直娶不到媳妇,你这样会遭天谴的。”李墨白丧气的说。

     “刚才我还有话没说完你小子就挂了几个意思啊!”李天一不满的控诉。

     “有什么事你赶紧说吧。”李墨白已经不耐烦了。

     “我在这森林最大的boss的那里给你留了一个宝贝。绝对是宝贝,保命的宝贝,比你那什么绫波丽的手办顶用多了。”李天一为了防止他又挂,快刀斩乱麻一次说完。

     “宝贝?什么宝贝?”李墨白的眼睛都亮了起来,有宝贝那就不一样了,什么都好说多了。

     “你拿到就知道了。鉴于开启了副本,所以现在的闯关模式为,干掉大boss娶公主,哦不,夺宝!

     大侄子加油,如果你拿不到宝贝,超过二十四小时你都别想出来,当然模式更改后,你拿到了就能出来了。”李天一轻松的说。

     李墨白被他气的显些一口老血吐出来了。

     “我知道了,就这样吧。”垂头丧气的关掉呼机。

     李墨白弯下身拿起那重如千斤的行李背包,真奇怪,明明东西就那么几件,怎么会这么重!

     李墨白茫然的往深林里面走去,深林很安静,除了黑一点以外,李墨白按亮夜光的手环,时间显示已经十点多了,按道理外面已经天亮了,但是这里面却还是漆黑一片。

     李墨白往森林深处走去,走了几分钟后他突然想起完全不知怎么找宝贝,正想拿出呼机时,一只闪着白光的纸鹤晃着颤抖的翅膀慢慢的撞到了他的手臂上,掉到地上。

     李墨白弯腰捡起,不用想都知道应该是李天一给他的。打开纸鹤,里面密麻的写满了路。

     李墨白一路看下来大概也懂了,宝物在森林的正中间,而且在统治着这片区域的一个怪手上,至于是什么怪,李天一说他一看就知道了。

     背面简易的画了个地图,李墨白一看只要从这一直往里走就到了。

     李墨白随意的把纸塞进了口袋里,这么简单还做不到,他李墨白这三个字就倒过来写。

     李墨白整了整背包,志得意满的往前走,不止为了宝贝更是为了离开这个明阴符还没念咒就自燃的鬼地方。

     李墨白走了一个多小时,越走越感觉累,这个问题很不正常。

     李墨白停止了脚步,靠着树再次坐下,平缓的喘着气。抬起夜光的手表看了看,时间过去了一个小时,天已经差不多亮了,他抬手随意的抹去了汗水。

     心里顽抗了很久,终究还是忍不住拿出了一瓶水,真真体验到了滴水贵如油的感觉了。

     李墨白喝了几口就舍不得了,用手拍着发酸的小腿肌肉,掉头四处看着这些一模一样的树,这里的植物景观一模一样,走了那么久就没有出现过什么差别的。

     按照舅舅给的图这路线是放射状的,只要朝着一个方向笔直的走就能到那个大怪的所在地了,但是这他妈的一个小时过去他怎么感觉还像是毫无进展的样子。

     李墨白愤愤的掏出那张小纸条看了看,没错啊,即使李天一画的那些线条曲折得就像峰不二子的身材曲线,但还是能让人看得懂的啊,怎么前进还越来越吃力了。

     靠着树又休息了半个小时,李墨白重新开始上路,但是那种诡异的感觉却怎么也消除不了,而且通过刚才的修整,他反而感觉越来越累。

     绝对有猫腻!但是现在在这李天一找了两个星期深山老林里简直就是叫天天不应,叫鬼鬼见愁了,一切只能靠自己了。

     这里阴气重成这样,不知道在未知的黑暗中隐匿了多少的鬼怪,李墨白突然想到了一点问题。

     不是看见的鬼才是真正的鬼!李墨白站在原地,心里的恐惧渐渐演化到表面,手有些发抖的慢慢的摸进兜里,摸出一张符纸。

     瞳孔收缩着,他甚至都没有低头看一眼那张符纸,直接从腰间拿出了一支笔,血红的丹朱因为力气过大直接渗透了纸背。

     李墨白颤抖的用食指和中指夹着那张淌血的符咒,上下牙齿发颤的几乎念不出咒,他干脆闭上了眼睛。

     “天师律令,言予我灵,现!”清晰的吐口而出,这是一个很强劲的咒,一般的怪现身不在话下。

     那句咒语脱口而出的时候,李墨白顿时就感到了莫大的压力。

     纸符灰幽幽落地,李墨白睁眼,周围黑暗的深林中却闪现出了一双双或红或绿的细眯眼缝,闪着不怀好意的光。

     一句卧槽脱口而出,李墨白顿时觉得步履维艰啊,他勉强定下神,用精力感受周围流动的那些紊乱的气息,李墨白睁开眼,冷汗又出了一身,这些都好像不是鬼啊!

     以前他在藏书阁看的都是有关于鬼的,也有几本是谈到了一些其他的怪,但是他也从未放在心上过。

     他能感觉周围的那些是有实体的,但是大部分的鬼,都是灵体状态,虽然那些人类也将那些还拥有已经没有了灵魂但是身体还能活动的尸体称为鬼,比如说走尸,诈尸,僵尸类的,鬼有了实体除非附身和化为厉鬼。

     李墨白觉得他可能误入那些祖宗的地盘了,生物界的生物都对侵入自己地盘的生物抱走很大的恶意。

     李墨白当即不敢停留,虽然走动这里很危险,但是留在这里更危险。

     李墨白低下头,无视着周围那些发红的眼,他知道,他身上因为修炼沾染上了不少阴气,阳气过盛的生物都会厌恶那种气息,它们暂时还不敢接近他。

     李墨白抽出桃木剑,握在手中壮胆,神神叨叨的居然念起了“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这些东西。

     李墨白走了没多远,身后一道刚劲的罡气袭来,李墨白脑子顿时就空了,完了,可能自己走动更加触动了他们的底线!下意识的将手中的桃木剑挡在身前防御。

     当劲风快要碰触到桃木剑时,却忽然听到了一声狼的的哀嚎,随后那道劲风突然往后撤,倒在了地上。

     现出原形了。李墨白脸白的像一张纸,在这么冷的天气,脸上却出了豆大的汗珠,刚才它那一下,李墨白毫无怀疑他会被他杀了的!

     虽然肚子里有了点知识,身体也后抗压了,藏书阁的书他也背的七七八八了,但是到底是纸上谈兵,李墨白顿时对鬼道天师的先见之明肃然起敬。

     没有实战,满腹才华也只能像是赵括那样的纸上谈兵,横死沙场。

     李墨白抹了一把额上的汗,定下心看着摔在草地上的那个东西。

     那只野兽好像也调整好了,慢慢的爬起身,一双发红的眼死死的盯着他,就像带着寒针,一根一根的刺入他的身体。

     李墨白打了个寒颤,尖尖直立的角,灰白色的发亮毛皮,粗大的毛发,这是一头野狼。

     那么刚才它袭击他用的肯定就是爪子了。

     视线下移,李墨白却被惊到了,因为那一双狼爪不似普通的狼爪,那爪上的利趾仿佛精钢打造,根根闪着金属的光泽,而且奇长无比,足足有二十几厘米,显得极不相称。

     李墨白暗叹,这是什么异形啊!那头狼晃了晃头,用爪子撑地,在李墨白目瞪口呆中渐渐直立起来!